論注冊商標保護與侵權商品商標知名度的關系

論注冊商標保護與侵權商品商標知名度的關系

--論曹曉東訴云南下冠拓茶(集團)有限公司侵犯商標權案

王艷芳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博士

(本文為知識產權授權獨家出版的稿件,轉載須經作者本人批準,并在顯著位置注明出處。)

商標權人作為一項民事標記權,不僅有權禁止他人在同一同類商品上使用該注冊商標,而且有權使用該注冊商標對其商品或服務進行標記,并在有關公眾中建立該商標與其貨源的聯系。相關公眾是否會混淆和誤認,包括誤將商品與商標權人的標識或與商標權人有某種聯系,將商標權人的商品誤認為商標權人的商品或者將商標權人的商品誤認為商標權人的商品或者與被告有聯系的。如果我們認為被告侵權人享有的注冊商標更加馳名,我們可以在其商品上隨意使用他人享有的注冊商標標識,這將嚴重損害注冊商標識別商品來源的基本功能,對注冊商標專用權造成基本損害。

二審認為,涉嫌侵權商品的包裝裝潢所使用的商標與涉案商標不相似,也不相同,也不會誤導公眾。下關沱茶公司在其“金果茶”系列茶糕包裝裝潢上使用“金果茶”標識,不屬于侵犯《商業標準法》第五十七條第(二)項規定的曹曉東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撤銷一審判決,駁回曹曉東的所有說法。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的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的,屬于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一)未經商標注冊人許可,在同一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的;(2) 未經商標注冊人許可,在同類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或者在同類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容易造成混淆?!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條規定了認定相同或者近似商標的原則,即以(一)有關公眾的普遍關注為標準;(二) 要比較整個商標和商標的主要部分,并且比較對象應處于隔離狀態第三,要判斷商標是否相似,就要考慮注冊商標的重要性和知名度。根據《商標法》和上述司法解釋,在本案中,認定侵犯商標權的關鍵在于侵權標志與注冊商標是否相似,以及相關公眾是否容易混淆。

在認定商標是否相似方面,二審判決適用前條司法解釋存在兩個不當之處。一是忽視“京客瑪”作為詞語組合商標,其詞語因稱呼習慣等因素成為商標的主體;二是根據前條司法解釋第三款的規定,商標是否相似,請求保護注冊商標的知識應當視為顯著性和重要性,而不是被侵權商品商標的顯著性。由于上述司法解釋的適用不當,當然會導致錯誤的結論。在認定相關公眾是否容易混淆時,二審判決存在以下缺陷:一是沒有事實依據推斷涉嫌侵權商品的商標知名度;二是,商標法和司法解釋對混淆判斷標準的理解存在誤區。

二審判決認為,“下關沱茶商標在涉嫌侵權商品上使用的知名度遠遠高于涉案商標,被告侵權商品沒有必要附加涉案商標以提高知名度。而且,涉案商標中使用的“京客貨”四個字經常出現在文學作品中。即使相關公眾注意到被告侵權商品上的四個字,也不會自然而然地將被告侵權商品與商標中涉及的商品聯系起來,更不會誤以為這兩個字都是曹曉東或曹曉東授權的公司生產的產品?!?/p>

其次,商標作為區分商品或服務來源的一種標識,其基本屬性是其標識?!熬┛拓洝彪m然是文學作品中的一個常用詞,但在茶、蜜、糖、咖啡等商品的第30類中,它的注冊使用意義重大,可以起到識別商品來源的作用。曹曉東的商標注冊權與一般的商標注冊權并無區別,因為這個詞經常出現在文學作品中。

最后,盡管下關沱茶商標在本案中的知名度高于商標,但原判決認為,不必將本案涉及的商標附加在侵權商品上以提高其知名度,雖然存在一定的可能性,但這一推論忽略了注冊商標作為民事識別權,商標權人不僅有權禁止他人在同一同類商品上使用該注冊商標,商標還有權使用該注冊商標的商標權人的商品或者服務,并在相關公眾中建立商標與其商品來源的聯系。相關公眾是否會混淆和誤認,包括誤將商品與商標權人的標識或與商標權人有某種聯系,將商標權人的商品誤認為商標權人的商品或者將商標權人的商品誤認為商標權人的商品或者與商標權人、商標權人有某種聯系,妨礙商標權人行使其專有使用權注冊商標,從而實質上阻礙了商標權人行使其對注冊商標的專用權,注冊商標起著識別作用。因此,如果我們認為被告享有的注冊商標更加馳名,我們可以在其商品上隨意使用他人擁有的商標,嚴重損害注冊商標識別商品來源的基本功能,對注冊商標專用權造成根本損害的。